寅归朔方

不可深交

给老铁的礼物[二哈]【反正你们也不知道给谁x】话说……第二张我写什么啊,纠结了一整天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​​​

【双龙】我们从来不认识(24)

翻车了【早有预料x】其实不是车是个假车,走链接吧↓
https://m.weibo.cn/5143584904/4155614931773283

不知道能不能有效果x
试试吧orz

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翻车了【早有意料x】

【四图√】
【我大概画出来剧情了……】
那个神明如此温柔,他曾御风拂起羽织披于我身,风符环绕于畔恰如春风,他牵起他的手为他占卜,他的未来与我眼前,我只能摇着神乐铃为他祈福,我将从这里越下,那些过往都不复在眼前,至此,愿你卸下过往,往前走吧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政治老师看见的不打死我】
四图下面有个小荒,但被我卡了
……
……
……
图怎么那么炫目……?

分享一个小荒酱
顺便一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拍出来的效果那么的蓝orz……
连连要卜未来嘛!只要998,贴心荒酱带回家bu ​​​

另外两个本子就画露中吧,除了荒连外就露中最有感情了!!帅气的露露和耀耀!!!耀耀用来记历史笔记,露露用来记地理吧!!!!

老爷们!!!

3花鸟5鹿6荒川8荒1阎魔5刀求约一目连碎片!!就差18片了谢谢各位老爷们!我上门的您只需要等13天即可【现在】另有好心人送我连连碎片也好啊谢谢各位老爷!

坐标两情相悦!!!

【双龙】我们从来不认识(23)

好久没更了因为各种三次禁网bu
看了学校的排课单子我发现如果我不上课偷写是完全不可能更的[允悲]看看明后天的专业吧…………
我想开车,但是,在课上偷写我怎么开车啊?!!!!!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● HP设定,蛇院荒×蛇院连
● 为什么蛇院因为我喜欢蛇院(?)
● 会有一些原著人物出场(?)
● 【↑【以上内容均以倒闭↑】】
● 即兴产物弃坑不定
● 大概只是甜甜甜甜甜的日常bu
● 感谢同样喜欢双龙的老爷们
● 这儿朔方请多指教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chapter.23
“东方人的血脉就是麻烦。”

红叶啧啧嘴,轻扬起双手欲要举手为舞,她闭了闭眼睛随后再次睁开,火红的堪称妖艳的明眸闪烁着,嘴角如同病态的开裂,虽极尽诡异却依旧明媚地跳起了死亡之舞。她左手轻甩,就地旋转一圈,衣袂飘扬起来,再看向一目连时却已是右手向前。艳丽的红叶从一目连脚下升腾,旋转着包围他们。一目连见状眉头轻皱,身躯紧挨着荒的身体,对方的皮肤炙热,吐息洒在他的耳畔,恍惚让他分神。

但风符从未破开,来自于自然的风源源不息,他们都在为这个稚嫩却坚固的咒法注入新鲜的活力,故此,当无数的枫叶闪电般的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又一道的利刃,锐利地气势汹汹之际,身处护盾中的两人却丝毫未伤。
红叶分外气恼。

“红叶,你伤不到他的。”八岐大蛇吐着信子,尾巴轻轻的摇晃感觉就像人类思考问题时的苦恼,“任何咒术都会有代价的不是?那么这个咒术需要施咒者奉献的是什么呢?”

一目连听着对方的话,抿紧了因缺水而格外干涩的唇,那双碧绿色眼睛只是紧张的干眨,像是确定什么猜想,也好像在试图掩饰什么。

荒全身难受,大脑有些混沌,让他无法思考。一目连站在他的眼前,樱粉色的头发一晃一晃,连飘起的发丝都好像撩在他的心上。如同落水之人一般,他伸手茫然的抓住了一目连的衣襟,冥冥之中的预感让他感到分外害怕。

就像他一直畏惧的未来正一步步向他走来。

察觉到荒的不安,一目连安抚性的抚上他的手,轻声念着:“什么都不用怕,有我在。”

这不对。

荒反射性的抓住那只手。

这一切都不对。

红叶的死亡之舞依旧在施展,她跃动的就像无声的祭舞偶尔偏向他们的姣好面容挂着浅笑,渗地荒心里发慌。枫叶在身边呼啸着划过,每一下都闪过风声,就好像在撕裂什么,再刻意让他们修复。

以此循环。

“连,停下你的盾!”

一目连被荒突如其来的大喊吓得懵了一瞬,目光接触到对方因为忍受着什么而发白的面色时坚定的摇摇头。荒身体炙热,仅存的一点意识已经不足以让他做任何事情。无助的心寒漫上心头,他将一目连带来这里,将他领进了这个深渊。

是他的错。

现在却是一目连在担负后果。

“荒,你知不知道一些事情?”一目连心情颇好,反倒转过身对着荒笑着说话,被撕裂的风声发出的声音将一切屏蔽,八岐大蛇与红叶仿佛不在外面。一目连笑着开心,荒却云里雾里的勉强辨认对方说的每一句话。“你的家族在逃避,一定没有告诉你一些事情对不对?”一目连轻声说着,一字一句说的很慢,刻意在等荒明白。

“我家族谱呢,写着这些话……”

“这能力如同天赐,由血脉而来,也将自血脉而去。”

“而它,永远是你心心念想的样子。”

说完一目连抬起了左手,那里空无一物,仅有一张风符,风在耳边喊,让荒的意识又清明了几分,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那风符被微风卷起,风在撕裂他的同时旋转而来,继而越来越快,风扫荡的地方无比清冽,它呼啸着卷起了一目连的长发,发丝飘起又徐徐地落下,荒的目光追随,看得喉咙一阵干渴。最后那股飓风聚于一目连的头侧,首部渐尖,随着他的目光直视远方。

突然一目连“喝!”了一声,风符化风破盾而出,破开重重直击红叶而去,后者惊呼一声,后跃一步,翻身跃起避开了那一记风符破。

“荒,你是不是也在抗拒你这能力?”

一目连拉起他的手,那温度灼热的可怕,惊的他心里发颤。荒看样子若有所思,垂在一旁的手紧掐着另一只手臂的皮肉,唯有这样直接的痛感才能让他勉强获得清醒的意识。

一目连讲的没错。

加持只是一个效果,这血脉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,谁都没有告诉过他。或者说,他从来没有自己追寻过。与生俱来的苦难让他下意识的逃避,那些用无数的事实所撰写的故事铭刻在他的心里,他无法喜欢那个幻境,尽管他如此瑰丽。

但是现在一目连一席话来,荒的内心猛地一颤,随后又随着逐渐阴暗下去的眼神而重归寂静。荒呼出一口热气,气息洒在一目连的脖颈,对方惊了一惊全身发颤,荒有些好笑的伸手揽住对方的身体,莫名的舒坦漫上心头,他忍不住将这个突如其来的怀抱又深了深。

鼻尖嗅到对方发际上的独属于一目连的体香,荒忍不住把脸埋在对方的发丝间不想离开。

他好像知道那是什么毒了。

他抬眼看向八岐大蛇的眼神冷了冷,心中有什么声音在告诉他该怎么做,那是一种无形的抗拒。

八岐大蛇突地抬起头,身形开始眩晕,无形的力量将他们撕扯,那是来自于精神的一种压迫。

他们处于施咒者的内心,自然理应当在压迫下无法反驳。

“他在赶我们出去!”

八歧大喊一声,红叶闻言忙稳住身形,却依旧晚了一步,虚无将她吞噬殆尽,只能听见她恍惚着的一声“啊!”,随后再没了别的声响。

“……哼。”

八歧冷哼一声,这个样子是不会成功了,八歧,或者说般若,抬起他的手,对着荒和一目连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。荒一看略一抬高下巴,显出一股独属于他的高傲,而在这里,他有这个资本。

“你不可能用幻境挡我一辈子。”

八歧笑得猖狂,他对自己无比自信。

“是不是?等着瞧吧。”

风声过去后一片寂静,远方响着叮当的铃声,一目连看见他的魔杖就在刚刚八歧站着的地方。脚下就像踩在海水上,刚刚的一切都如没有发生。

“呼——”他叹口气终于开始放松身体,满心都是劫后余生一样的庆幸。

而刚刚松懈了一切防备的他,却突地陷进了另一个堪称强势的怀抱里。

买了四个本子字丑还是画画区分吧orz昏迷了一天也画了一天就是没有听课orz还剩下两个本子不知道画什么了,连哪个本子记什么也不知道唔……地理政治语文英语……好纠结。
顺便带上了前几天的连连,单图简单发出来尴尬x

哇哇,太太生日快乐哇!!!画了一天我的手速……【其实在玩bu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画丑不艾_(:」∠)_描线火葬场,比例已经开始食屎,荒哥的手我救不了了qwq ​​​